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叛逆男孩扎克伯格求监管呼吁新的互联网规则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44:25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马克·扎克伯格是Facebook的创始人,80后超级大富豪。然而,近年来,他的日子却不好过——关于Facebook隐私安全的话题不绝于耳,甚至一度深陷数据泄露的丑闻旋涡。

昔日的“叛逆男孩”一改之前反对政府干预的态度,公开写信呼吁各国政府加大监管力度。求生欲可以说是很强了。

今天凌晨(北京时间),《华盛顿邮报》刊登了扎克伯格的这封公开信。

以下是原文内容。

雷锋网注:【 图片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所有者:The Washington Post 】

科技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像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更是肩负着重大的责任。

我们每天都会界定哪些言论具有危害性,哪些内容属于政治广告,以及如何防止纷繁复杂的网络攻击。这些对于维持社区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如果一切从头来过,我们并不会让企业独自承担判断的责任。

在我看来,政府和监管机构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通过改进互联网规则,我们可以将互联网最好的一面保留下来:让人们能够自由发声,让企业家能够自由地创造新事物,同时保护社会免受更广泛的危害。

据我所知,我们需要在有害内容,选举公正,隐私安全和数据可携带性等四个方面进行进行新的监管。

第一,鉴别有害内容。

Facebook为每个人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声的平台。无论是从“经验分享”,还是从“平台上自主壮大的有益运动”方面来说,这都是切实的福祉。

作为平台的创办者,我们有责任确保人们在使用我们的服务时没有后顾之忧。这意味着我们要界定恐怖主义宣传,仇恨言论等等。虽然,我们不断与专家一起审查我们制定的政策,但以我们的层面,做下的决定有时会与人们的想法背道而驰,甚至犯下错误。

立法者经常跟我们说,我们控制言论的力量太大,坦白说,我非常同意这一点。我渐渐明白,我们不应该擅自做出这么多关于言论的重要决定。因此,我们正在创建一个独立的机构,以便人们能够对我们的决策进行上诉。我们还与包括法国政府在内的政府机构合作,确保内容审查系统的有效性。

想从互联网上删除所有有害内容几乎不可能,但是,当人们使用数十种不同的共享服务,而且所有这些服务都有自己的政策和流程时,我们就需要一种更标准化的方法。

目前的思路就是,让第三方机构制定管理有害内容的标准,并根据这些标准来审查互联网公司。监管机构还可以为被禁内容设定底线,并要求公司建立相应系统,以便将有害内容保持在最低限度。

Facebook已公布了有关如何有效删除有害内容的透明报告。我认为,主要的互联网公司都应该按季度发布这种透明报告,因为它与财务报告同样重要。一旦我们了解了有害内容的流行程度,我们就可以知道到哪些公司正在改进,我们应该在哪些地方设立底线。

第二,立法对于保护选举至关重要。

Facebook已经在政治广告方面做出重大调整:不同国家的政治广告商发布广告前必须经过身份验证。

我们还构建了一个可搜索的存档,这个存档可以显示谁为广告付费,他们投放了哪些其他广告,以及哪些受众看到了广告。但是,决定广告是否具有政治性并不总是那么明显。如果监管机构为核实政治行为者制定共同标准,我们的制度将更加有效。

在线政治广告法主要关注的是候选人和选举,而不是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企图干预分裂性政治问题。有些法律仅适用于选举期间,尽管宣传活动是不间断的。关于政治活动如何使用数据和定位也存在重要问题。

我们认为应该更新立法以反映充斥着威胁的现实,并为整个行业制定标准。

第三,完善的隐私和数据保护需要一个全球统一的框架。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呼吁根据欧盟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进行全面的隐私监管,我同意这一点。我认为,如果更多国家采用GDPR等法规作为共同框架,对互联网的发展更加有利。

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新隐私法规都应建立在GDPR提供的保护之上。新法规应该保护你选择信息使用方式的权利,同时使公司能够将信息用于安全目的并提供服务。它不应该要求数据存储在本地,这样它会更容易受到无理访问。除此之外,它还应该促进建立一种机制,对错误实施制裁,以增强Facebook等公司的责任感。

我坚信,只有一个共同的全球框架才能确保互联网不会破裂,而非因国家和州的差异实施不同监管。

立法者采用新的隐私法规,我希望他们能够帮忙解决GDPR留下的一些问题。我们需要明确规定:何时可以利用信息来服务于公众利益,以及如何将信息应用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

最后,监管机构应保证数据可携带性的原则。

如果你与一项服务共享数据,你应该能够将数据移动到另一项服务。

这不仅为人们提供了选择,还让开发人员能够进行创新和竞争。这对于互联网以及创建人们想要的服务都非常重要,这也是我们构建开发平台的原因。

真正的数据可移植性应该类似于人们利用我们的平台去登录其他应用程序的方式,而不是现有的下载信息存档的方式。但这需要明确规定,谁来负责保护在服务之间移动的信息。这一点也需要通用标准,这正是我们支持标准数据传输格式和开源数据传输项目的原因。

我相信Facebook有责任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我也期待与世界各地的立法者讨论这些问题。

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先进的系统来发现有害内容,阻止选举干扰,并使广告更加透明。但人们不应该让个别公司独自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应该进行更广泛的讨论,讨论我们的社会需要哪些监督,讨论监督能起到什么作用。这四个领域都很重要,当然,我们还有更多要讨论的内容。

管理互联网的规则允许企业家建立起改变世界的服务,在人们的生活中创造更多价值。但是,现在是时候更新这些规则了,为未来的个人,公司和政府明确责任。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本文编译自The Washington Post

雷锋网注:【封面图片来源:网站名The Washington Post,所有者:Jenny Kane/AP】

卡套价格

便携式海报架价格

弹簧回复课桌椅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