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镇化信号与政治副中心之说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7:36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城镇化信号与政治副中心之说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并于3月16日通过新华社公布。  自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后,城镇化一直是本届政府在经济方面的头号词汇,也是人们熟知的“克强经济学”关键概念。  整整一年前,刚刚履新的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誓言,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核心,不能靠摊大饼,还要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东、中、西部地区因地制宜地推进,并要注意防止城市病,不能一边是高楼林立 ,一边是棚户连片。  不过,在过去的12个月中,先后经历十八届三中全会、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配套召开的首个中央工作城镇化会议,具体规划走向发生了一定的调整和波动。比如主动在城镇化率目标上放慢了对速度的要求,体现了强调市场的思路,也与放缓GDP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的经济改革思路一脉相承。  从这些会议发布的通报措词来看,习近平对城镇化有过多次表态,也落实在了这份规划中。2013年10月,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曾有“新型城镇化不仅是住在城中,更是幸福在城中”之言,这其实就是《规划》中“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的一种形象表达。  地方经验解读  《规划》正式出台后的前后几天内,中央媒体对此多有解读导引。  3月17日,《人民日报》在刊登《规划》的同时配发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署名文章《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作为规划牵头部门主管,徐绍史为新型城镇化划定了五个坐标—以人为本、四化同步(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以及农业现代化)、优化布局、生态文明、文化传承,以及五项制度改革—推进人口管理制度改革、深化土地管理制度改革、创新城镇化资金保障机制、健全城镇住房制度、强化生态环境保护制度。  前昨两天,又连续推出系列专家解读,释放信号。  其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论述如何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在谈及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时,文章特别列举广东的居住证制度经验,称其可分类分批渐次解决进城务工特别是跨区域进入大中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问题。  为充分说明南粤经验的好处,《人民日报》近日以整版文章《番禺,扬帆起航》,介绍这个广州周边城市“以全面深化改革引领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方法。例如,对低效利用的村办工业园区进行整合、改造、升级,实现了新型城镇化和新型工业化的有机结合、协调推进;率先完成全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工作,全面规范土地登记管理,全面建成并推广使用农村集体资产资源管理交易平台,在各镇街组建了农村集体资产资源管理交易中心,为下一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实现城乡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打下扎实基础。  在人民网同期推出的专家解读中,针对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辜胜阻提出四种不同形式:一是不改变户籍、持有居住证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的城镇常住人口市民化形式,这种市民化人口在流入地享有类似子女教育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保留农村户籍;二是农业人口改变户籍、落户城镇的市民化形式,这类人要放弃农村户籍和附着在土地上的福利,但可平等享有市民的所有权利;三是就地就近城镇化的市民化形式,这类人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已经城镇化了,与家人生活在一起,没有“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问题;四是在城中村改造过程中,村民变市民的市民化形式,既可惠及城中村农业人口,又可扩大城市住房供给,既关乎城镇化质量的提高,又关系数量的增长。  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是另一个政策重点。在《规划》公布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中,前四条基本都与城镇化话题息息相关。其中,第二条是《国家继续大规模推进棚户区改造》,承诺全年计划改造470万户以上,预计完成投资将超过1万亿元,并提出以城市棚户区、国有工矿棚户区、国有林区棚户区、国有垦区危房为重点。  在央视推广黑龙江 、辽宁棚改榜样时,《经济日报》介绍了内蒙古包头的做法:把过去“政府引导、市场运作”思路调整为“政府主导、市场参与、金融支持、滚动发展”,在争取上级财政支持的同时,依靠国家政策性银行贷款获取金融支持,通过改造拆迁区域提升土地价值,实现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的良性循环;实行“异地安置为主”,“先安置后拆除”,同时将安置区选择在成熟商业和社会配套相对完善的地段,最大限度地解除老百姓的后顾之忧。  城市群发展之策  对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居民来说,尤其关注城镇化为何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在《人民日报》昨天刊登的解读稿中,中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樊杰在论述如何防止大城市病的滋生和恶化时,明确提出,建立大城市和特大城市负面功能清单进行约束管制,通过推动功能疏解实现控制人口的目的,已势在必行。  就在《规划》出台前不久,习近平曾到北京考察调研,主题就是城市群发展策略,要求打破“一亩三分地”,努力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发展。  不过,昨天由财经网“>博客 ,微博 )发布的”北京政治副中心初定河北保定之说,虽然因为看上去符合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概念而引发网络热议,但实现可能性并不太大,因为这并不符合本届政府反复宣讲的市场主导原则。  有鉴于此前城镇化进程中的种种弊病,尽管本届政府一再声明“睡城鬼城弯路不能走”,但对地方官商将之异化为房地产盛宴、大规模造城的民间担忧始终未散。对此,按照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在微博上的说法,“新型城镇化规划在此刻出台,恰遇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提振经济的作用。一方面从长期来看,新型城镇化利于破解二元结构,缩小贫富差距,扩大内需,提供社会稳定预期;另一方面,短期效应来看,新型城镇化不是房地产化与投资的大跃进,但还是会在棚户区、城市承载力的轨道交通等方面提供投资机会稳增长……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完成的压力不大,但其将重点集中在公共服务均等化是亮点,一亿人户籍城镇化率的难点主要来源于资金筹集……至少需要10万亿。”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