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到底有没有鬼神之说中国鬼事带你揭秘阴阳奇闻

发布时间:2020-12-25 21:00:44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关于鬼神之说的传闻始终没有停歇,但更多的人只是道听途说,没有实际经历。中国鬼事就带你走进一个传奇阴阳世家的奇闻异事。

据我父亲说,我家原本是代代相传的阴阳世家,然而到了他那一代,却是失传了。~~原因是在父亲还小的时候,爷爷一次出去后就在了没有回来过,家中只留下了一本已经泛黄的古老书籍。

从那之后,奶奶便不准父亲去动那本书,父亲倒也乐得安分,踏踏实实的做了一个小生意,而后娶了母亲,也便有了我。我后来问过问父亲难道一点就不好奇么?父亲说从小就生长在一中神神叨叨的环境中,很难提起兴趣了。

到了我这一代,奶奶竟然格外开恩的允许我去翻阅那本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书籍。只是因为大环境的熏陶吧,小时候的我便一直都不信那些东西,索性那本书上经常会配一些插图,于是我一直把它当小人书看!为此奶奶没少敲打我,说对一些东西总是要怀着一些敬畏之心才好。

事情发生的转变是从我一次去舅妈家的闲聊开始的,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一次又一次的被推翻,那种心理上的不适应和足以杀死猫的好奇心引导着我在那条道路上开始不停的探索和前进。

当时是一个冬天,我们围在烤的热烘烘的炉子边闲聊,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鬼神之类的话题上。舅妈接着就说了一件发生在我大表哥身上的鬼事,说她从那之后就相信一些脏东西的存在了。

那是一个大约在凌晨零点三十分左右发生的事情,刚上完夜班的大表哥骑着摩托车回到了家中。因为大表哥上班的工厂距离家里比较远,而且舅妈家所在村子的位置也比较偏僻,所以来回只有骑着摩托车。

大表哥草草吃了点东西准备上床睡觉,毕竟一天工作很劳累,疲劳感不断的涌上。

躺在了床上不到五分钟,剧烈的痛感自腿上爆发了开来,大表哥这个从事体力劳动,五大三粗的大小伙竟然难以忍受这样的疼痛感,呻吟一声后腿上的疼动感愈发的强烈,竟然折磨的大表哥哭了起来。

睡在旁边的嫂子当时就慌了,不断问我大表哥究竟是怎么了,大表哥只是哭,最终根本就说不出话。嫂子连夜叫醒了我舅舅和舅妈,她已经彻底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得去医院看看!”舅舅拿定了主意。找来一根绳子将大表哥困在了摩托的后座上,舅舅带着大表哥火速赶往了他们镇上的那个医院。

大表哥一路上不停的呻吟哭泣,到了医院医生赶紧给安排了检查,可是结果却让舅舅难以接受——肌肉没有拉伤,骨头也没出任何问题!

“医生,你看孩子都疼成这样子了,肯定有什么问题的,要不你们再给检查检查。”

舅舅这话当时就激怒了医生,他觉得他的职业水准受到了质疑!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透视过去根本就没有问题嘛!不管你到了哪个医院,不管你找谁来看,还是这个结果。”

拧着眉头离开了镇上的医院,这大晚上的交通一点都不方便!舅舅无奈之极,只能将表哥又带回了家里,看着大表哥额头上不断渗出的冷汗,舅妈的心中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该不是回来的路上撞上什么不改撞得东西了吧!”

看着大表哥这个样子,舅妈索性死马当活马医了!赶紧出去叫醒了村上一个“会说的人”,这人和我舅妈差不多大,五十多的年纪,据说能和鬼打交道,平时村上人都将这种事情当笑话听。

那人听说这事,没干耽搁赶忙跟着舅妈来到了家中,对着表哥看了又看,然后嘱咐舅妈赶紧给她找一根红绳子。

接过舅妈找来的红绳,她将绳子系在了大表哥疼痛异常的那个小腿上。一只手牵着红绳的一端,嘴中在不停地念叨着什么!舅妈说她当时就听到了一句“娃也不是故意的,我们给你烧点纸……”

说来可能很多人不信,随着“会说话的人”的念叨,表哥的腿竟然真的慢慢开始不疼了,又过了一会儿,她问我大表哥走不走。大表哥说他当时忽然有些迷糊,嘴中就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个走字。

听到表哥的回答,那人立刻就解下了表哥腿上的红绳,然后让舅妈赶紧拿一些活纸出来。农村以一般家里都多多少少备着一些活纸,舅妈从另一个房间拿出了一叠。

“会说话的人”让舅妈去打开屋子的大门,然后再门前烧纸。舅妈依言照做,将活纸在门口点燃。火光刚亮,她立刻就从门后将舅妈拉进了屋子,顺手将手中的红绳扔进火堆,而后赶紧关上屋子的大门。

舅妈问是怎么回事,她说等等说。然后就站在门旁的窗口往外看。

等到活纸的火光燃尽,只剩下了一些火星还在微微发亮的时候,她又嘱咐我舅妈去打一盆清水。

和我舅妈一起用清水将手西了三遍,这事她特别提醒的,必须是三遍,不能多,不能少。洗完手,她打开大门,将水盆中洗过手的水浇在了火堆上,然后给我舅妈说:“明天等太阳出来了再将这堆灰清理掉。”舅妈又问这究竟是个什么说法。

“娃今天在路上撞了人,被一路跟到家里来了。”会说话的人这样给我舅妈解释。我舅妈一时之间不能理解,我大表哥没说他撞了人啊,也没有见什么人找上门来。

愣了一下,我舅妈忽然间就明白过来。撞了的哪里是人啊!不然我大表哥会看不到么。

“说来也是巧!这是村上那xx的父亲,本身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听他那意思,好像娃欠他什么一样,我说给他烧点纸,欠他什么再给他补上就行了,别难为娃。”会说话的人继续说着,然后问我舅妈是不是真的欠人家的什么,要是有就赶紧还上。

听到这话,我舅妈想和很久悚然而惊!要说欠点什么还真有。当时我大表哥结婚,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必须要给每一家都有一封点心,就算人家家里没人也要给压在门前的。

可是那天把这事情给忘了,xx父亲活着的时候就没有和xx住在一起,而是自己一个人单独住。可那天发点心给忘了这茬,给了xx却忘了他的父亲!难不成是为了讨要那封点心?

第二点一早,太阳刚出来舅妈就匆匆清理了门口的灰烬,然后叮嘱我大表哥和嫂子带上一封点心去xx父亲的墓前烧点纸钱。

这些东西听得我悚然而惊,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鬼魂之类的东西存在不成?可是后来形成的世界观让我根本就无法接受有鬼魂存在这一说法!我问舅妈:“这个会不会是巧合呢?”舅妈摇着头,说道:“第二天晚上xx父亲给我托梦,说他还没给你大表哥彩钱。”

难道是真的?我决定等回了家,一定要将祖上传下来的那本书好好的看看。

……

没过几天,我一个跟朋友偶然间闲聊,就提到了这个事情,我问他怎么看?朋友当时的目光很诡异。“我相信!”她这样说着,而且说得斩钉截铁。这让我非常诧异,怎么这么简单就信了呢?“为什么?”我问他。朋友犹豫了一下,让后给我说他的身边这两天发生了一件怪事,本来按照那些老人们的话来说,这事情就烂在心里,千万别往出说,可他实在

有些忍不住了。

那天他跟几个朋友在房间打牌,房间的门给莫名其妙的自动打开了。当时也没人在意,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都不信那个东西。他开玩笑的对一个总是蝇拍的朋友说道:“你丫小心点,看见门无风自开了没?有鬼缠上你丫了!”

“滚粗!看哥今天不把你们的**都给赢掉!”他的这个朋友也没有在意,随口笑骂。说来也怪,从那之后他的朋友在后面的牌局里竟然没有赢过一场。

“你丫该不会真的被鬼缠上了吧?”他的另一个朋友狂笑,大家也都跟着起哄。年轻人在一起就是喜欢热热闹闹的。

“草!被老三一句话整的什么运气都没了,老三等下请客!”他的朋友对着他笑骂,另一个朋友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了一张那个朋友的相片,紧跟着就说道:“我听说烧相片可以祛晦气!哥今天就做做善事,帮你消消晦气!”说着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相片,众人都是大笑。

朋友给我说道这里一阵心悸,然后道:“当时点燃了大家也没有在意,我瞄了一眼,总觉得相片上他的脸很怪很怪。”他说他当时也没在意,只是以为这是照片被点燃后的正常反应,可真正诡异令人后怕不已的事情紧跟着就发生了。

众人吵嚷着要让他请吃饭,推搡着向外走去。

出了屋子的门便是公路。“我们看着一辆速度很快的卡车从东向西驶来,就都停下脚步准备等车过去了再过路,可没想到,他竟然跟没有看到卡车一样直愣愣的往前走去!可诡异的是,那两卡车发现这种情况竟然没有鸣笛。”朋友拍着胸口说着“当时要不是旁边一个手疾眼快,将他拉了回来,说不定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堆烂肉了!卡车几乎是紧贴着他驶过

的,后来我们问他难道就没有看到车?他说没,是朋友拉了他他才发现的,当时感觉自己已经吓傻了,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朋友给我诉说着当时的情况,我也听得很认真,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我说:“这应该是人的正常反应吧!因为惊吓而失去行动力很正常。”

听到我的话,朋友摇了摇头,说着不是重点!他又说了一段他看到的,更是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有眼花,这点我知道,我那朋友视力一直很好,甚至在黑暗处看东西也比别人要清晰一些。

“如果面朝西,我们当时站在公路的左边!而那辆卡车我远处看到,也一直是在路的右边行驶。可是我那个朋友才迈出去了不到两步而已,为什么卡车会紧贴着他驶过?当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点,我习惯使然的想要看下那辆车的牌号。可等我转过头,那辆车已经不知所踪,两个鬼影都没!我屋子的门口的那条路你是知道的,根本就没有岔路口。可那种

事情根本就没法说,我昨天回家,给我爷爷说了这事情,可能会信我的只有我爷爷了。爷爷听到我说的这些,把我狠狠地臭骂了一顿,说我们不知轻重,照片怎么能胡乱烧?烧照片是一种祭奠死人的方式!并且嘱咐我去活纸店买了个纸人。我拿回去给爷爷,爷爷说让我在门口的大路旁把纸人烧掉!并说尽量不要再和别人提起这件事情,犯忌讳。”

我听得有些震惊,忽然想起了一次父亲要烧掉一些老旧照片,同样是被奶奶呵责了一顿。

奶奶说,活人给死人烧照片,必须是给一个固定的人。要去一个十字路口,这象征着四通八达。然后再地上画一个圈,在圈里写下那个人的名字才能焚烧,意思把这个相片给死人寄过去看看,让他别太挂念。

可若是敢这么不知轻重的胡乱焚烧,若是周围有一些脏东西存在,会出事的。这样一烧,那些个临近的脏东西都会收到这个人的信息,一些没地方寄居的鬼东西都会盯上这个人,然后千方百计的得到他的躯体。

想到这些我一阵子心悸,难不成我这个朋友他们真的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这让我的心中跟有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喘不过气来。我忽然想到了家中那本书,这些东西想要搞清楚,答案可能只有从那里面找了。

匆匆告别了朋友,我向着家里奔去!

匆匆赶到家中,我从箱底翻出了那本已经荒置了很多年的书籍。幸亏大学学的是古文专业!我心中暗自庆幸。可能是遗传吧,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古文很感兴趣,可以说是天赋颇高。

这时奶奶推开我的房门,看到我又重新拿起了那本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些东西看看就好,做不得真。”奶奶对我劝诫道。听到奶奶的话我很诧异,记得小时候我看这些书的时候奶奶并不反对,甚至有时候还会给我讲一些荒诞离奇的鬼事,我也是一直把它当做故事来听。可现在奶奶的态度忽然转变,这让我摸不清头脑。

看着我愣在了那里,奶奶又摇了摇头,嘴中嘟囔着一些什么转身离开了。对此我不是很在意,奶奶毕竟年事已高,有时候给人的感觉糊里糊涂的。

看着手中这本泛黄的书籍,我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感,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莫名其妙的激动,就好像离群的鸟儿找到了归巢。封面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隐隐可以看到上面有过题字的痕迹,想来应该是这本书原本的名字吧!

翻开封面,我开始了自己的艰难阅读!可这本书是在是有些老了,或许是因为父亲那一代的保存不力和我小时候不知珍惜的缘故,很多的自己都已经褪色,有些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残页的情况。

和身边的一本古汉语字典不停的对照翻译,我大概看懂了一些地方,是阐述古代的风水走势的内容,但具体是什么我也只能明白个三四分的样子,这些东西本来是要代代亲传的。

还有一些,里面频繁的出现“墓室”“棺椁”等词汇,我猜测是不是讲解关于墓穴部分的。难不成祖上并不是纯粹的阴阳家么?我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费劲的读着,这时家里养的一只猫忽然扑在了我的手臂上。手中的书自然因为没拿稳掉了下去,在地上散成了很多单页。我暗自感叹,书这东西其实是世界上最难保存的物质之一,正想将猫踢开,眼睛的余光忽然扫到了地上一堆泛黄的书页中出现了一张相对很新的小页,而且纸质和书籍的纸质完全不同。

这是什么东西?我诧异的弯腰捡起了那个小页,一时间也顾不得去找猫的麻烦。

目光瞟向小页,上面的字使用毛笔蘸着黑色墨汁写的,第一句话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告安之,望谨遵勿命。”

安之,这不是父亲的字么?我心中疑惑,继续往下看去。令我震惊的是,这竟然是早已经失去音讯多年的爷爷留给父亲的,看下面的时间,应该就是奶奶说的爷爷那次出门的前两天。

这个小页上的字虽然后很多繁体,但对于阅读来说并不能构成障碍!只是我越往下读,越觉得心中发凉。若是这些记载属实,也许我这么多年来形成某种定性的思维任认知要被彻底推翻了。

上面最开始是告诫父亲的一些话,大概意思是说让父亲不要学习这本书上的东西,因为父亲的体质成阴性,根本不适合走祖上的老路子,而爷爷在父亲小的时候不交给父亲这些东西,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恐怕爷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父亲压根就对这些东西提不起一点的兴趣。

逐句往下看着,后面的内容让我真正的开始震惊了起来。

更多阅读详情:http://m.qirexiaoshuo.com/book/21375/0/?ADU=10651

北京治疤痕哪家好

广东佛山治疗关节置换医院排名

专业治性功能障碍的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