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迷狸鬼故事之卸师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1:36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这天,女子中专C班的班主任兼学生科科长李海琳老师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李老师,记得我们吗?我们毕业这么多年了,找时间大家聚聚,我们也挺想您的。我们在‘金碧辉煌’包了一桌,您一定要来啊!”关上手机,她自顾自的摇摇头。嗯,她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学生,毕竟她带学生很多年了,不记得也很正常。

在这个女子职业中专里各项事情都管的很严,上到仪容仪表,下到学习纪律。几乎每一条都有严格的规定。在校规里最让学生们受不了的是第三十二条:学校里不准穿红色的鞋子,尤其是高跟鞋!因为这个学校的校长最讨厌红色,尤其是红色的鞋。也正因为李海琳老师提出这条校规才得以做到学生科科长这一位置。她平时对学生非常非常严厉甚至说严酷,别的学生有十二不准在她这里就成了二十四不准。学生们都恨透了这个老师,李老师也是知道的,可是居然有人说会想她!这就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了,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应该去看看,毕竟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学生。

很快,第三天晚上就到了。李老师换了一身衣服就到了“金碧辉煌”这个酒店。这是一家在城市角落的酒店,虽然说是酒店,可是破落的苍蝇都不愿意接近,甚至可以说,在这里杀了人都不会有人知道!李海琳老师怀着一肚子疑问走进酒店。

一个女生眼睛很尖,立刻招呼:“李老师,这里!”李海琳老师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在角落的包间里喊。

李海琳老师信步走过去,进了那个包间。别看这个酒店从外面看很破落,包间那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六十多平米,装修精致,奢华。里面有一张大圆桌,有四个女生坐在那里,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们是?”李老师看着她们,实在想不起来她们是哪一届的。

“李老师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是10届中专D班的,也就是那时候‘最差的’那个班。”一个女孩子开口,她还特意在“最差的”那三个字加了重音。

李海琳老师有些不好意思,每一届最差的一个班级永远都是最惨的,那个最差的班都会被李老师一个一个的请家长,穿小鞋。她们哪怕犯一丁点小小的错误都会被送到学生科一顿臭骂甚至被李老师用任何东西殴打,有时候扇耳光那都是小儿科。她心下希望这几个学生不要记恨她,那可就尴尬了。

“老师,你看你一天为我们的事情‘操碎了心’,我们几个也挺不好意思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应该也都忘了我们的名字吧,我来介绍一下,我是韵昀,这是蝶汐,刚才说话的是婷儿,坐你左边的是忆儿。李老师当初可是对我们四个姐妹‘恩爱有加’啊!嘿嘿。”韵昀笑着说。

李海琳老师怎么会听不出韵昀话里的意思呢,她只能装作不知道,而且她也确实忘了当初怎么对待她们四个的。所以,李老师尴尬的笑笑:“毕竟是我的学生嘛,对你们怎么都要好一点才是。”说着她话锋一转:“怎么今天就来了你们四个?其她人呢?”

“哦,她们等会才来,老师我们先聊聊吧,来喝饮料!”蝶汐说着给她倒了一杯饮料,开始回首往事……

“李老师,你还记得吧。我们学校一向管的严,我记得我们班那时候有个女孩子叫什么……雯雯,对,就是她。她因为要参加艺术节穿了一双红舞鞋去表演,可是后来她跳楼了,多好的一个姐妹啊,就这么没了,哎。”忆儿先开口。

“学校不是不允许穿红色的鞋子吗?她无视校规当然应该受到批评,至于她跳楼,你们的心理抗打击能力也太弱了,我不就说了她几句嘛,真是。”李老师看起来有些心虚:“而且,你们每个学生从进学校第一天都知道学校里不应该穿红色的鞋,知道还穿那是她明知故犯!”

“那,当初我最好的姐妹幽儿在校外穿红色高跟鞋怎么了?你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耳光,第二天还请了幽儿的家长。你明知道她父亲不是亲生的,你还恶狠狠的告状!害得她被她继父杀死在家里!”婷婷的眼睛红了。

“我,我不知道……”李老师慌慌张张的解释。

这时候服务员上菜解了李老师的围,那个服务员把一个盖着圆形盖子的大盘子放在桌子上立刻转身出了门。“咔嗒”一声门就被锁上了。

“李老师,我们来尝尝你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吧,嘿嘿。”蝶汐说着揭开了那个银白色的盖子。“啊!!!”随着盖子被揭起来,李老师瞬间撕心裂肺的大吼起来。那个盘子里烹饪的是一个女孩子的脑袋!她的双眼爆裂,黑色的酱汁,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混合着从鼻孔,眼睛,耳朵里不断的流出来。那个脑袋面向李老师开口了:“李老师,我是雯雯啊,你知道被你推下楼顶有多痛吗?”

李老师惊骇的后退,退到墙边。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四个女生:“你们,你们……”

“是啊,看来,李老师你终于想起来了啊!我们五年前举报你这个人渣为了爬上学生科科长的位置阿谀奉承迎合校长却被你杀死。今天,我们要你血债血偿!”说着,四个女生都变了样子。最先变化的是蝶汐,她的头发渐渐干枯,不断的从毛孔里喷出黑红色混合着墨绿色的液体,胳膊吊在空中摇晃着,向李老师走过来。婷儿漂亮的脸蛋一块一块的脱落,她的脸仿佛被锋利的刀子划过,一块块掉下来,皮肉反卷,露出里面已经腐烂生了蛆虫的肌肉。韵昀还是那副样子,不过脸苍白的不成样子,仿佛没有一丝血色。至于忆儿,她的脑袋半个不见了,里面红白色的混合物顺着鼻孔滴落下来,流到嘴里再被吃进去……

李老师摸着门框,想打开门,却不想门早都被锁上了。她绝望的转过身,看着四个女孩子,缓缓走近……

李老师绝望的倒在地上,她感到撕心裂肺的疼。那四个女生,一寸一寸的割下李老师的肉,喂到嘴里咀嚼。一寸,又一寸。吃到肚子的时候肠子哗啦啦的溜出来,被婷儿像面条一样吸进了嘴里。李老师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看到四个女生都穿着红色的高跟鞋……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