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把孤儿真正管起来儿童福利事业靠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8:30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网上舆情要览:放眼世界,儿童福利的事业都不是单靠政府能完成的,而是一个多元化参与的事务。政府责任就在于培育、壮大社会组织,并进行绩效评估、行为监督、准入管理,确保福利投入的效率。

新闻背景:

据报道,河南兰考县曾斥资2千万元建财税服务中心却没有1个儿童福利院。对此,兰考县长接受采访回应称,钱是一个条件,但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目前,中国2853个县只有64个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占到2%。

“兰考大火”后,民政部门要求各县区设立孤儿福利机构。但日前有微博爆料称,广东揭阳榕城区民政局官员为应付上级检查,前往紫峰寺“借10来名孤儿”遭拒。该民政局办公室负责人一度矢口否认,并称“只是去商谈将数十名孤儿接到福利院”事宜。但随着现场视频的爆出,佐证了网友举报非虚。(1月12日《新快报》)

媒体论道:

“制度说”里的推诿与真实

灾难发生之后,任何一种不基于自我反思的说辞,都难免会被指为“借口”,构成客观上的责任洗白。眼下兰考方面的回应就属于这种情况。

能够斥资2千万建财税服务中心,“钱”确实不应该成为建儿童福利院的问题。至于制度问题,到底是指国家拨款少,还是建儿童福利院的审批手续繁杂?联系相关报道,兰考方面于2011年就开始申建儿童福利院,2012年再次申报才通过。看来,制度问题应该是指手续上的问题。不过,2011年没有通过,到底是兰考方面准备不足,还是确有某种手续上“障碍”,尚不得而知。但是,不管怎样,把责任推向制度都显得牵强。道理兰州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很简单,袁厉害收养弃婴已20多年,怎么到了2011年才申请?

更何况,儿童福利院的缺失,绝非袁氏孤儿悲剧的唯一“凶手”。假如建设儿童福利院真的存在资金或者申报上的困难济南哪家治白癜风最好,那么,当地对于袁厉害的收养行为施以更大力度的扶持,或者降低民间收养门槛,兰考之火或不至于此。

说到制度问题,就全国只有2%的县建立了儿童福利机构这一事实,倒是有必要说一下。我们尚不知道,大多数县没有建立儿童福利院到底是因为钱的问题,还是制度的问题。但有一点确实可以证明,就目前地方政府对于财政等资源的掌控力度而言,有时缺钱也只能表明政府在某个方面的动力不足,而远未到真揭不开锅的地步,或者只能说是结构性缺钱。可资佐证的是,与福利院的缺少相对,贫困县的豪华办公楼倒是不少。

兰考方面将福利院的缺少推向制度原因,固然显得极其不负责任和令人难以信服,但不可否认这里面可能存在的某种客观事实:地方政府在福利院与政府大楼之间往往倾向于选择政府大楼,或如网友调侃“有钱盖楼,无钱建福利院;有钱招待记者,无钱救助孤儿”的病态财政支出现象或政府行为,恐怕真要追究制度性成因。

当然,当下某些制度的执行状况,已经证明了“制度并不是万能的”。君不见,所谓的制度在建超标办公楼时可以被违规突破,但在建诸如福利院等公共设施方面,则可能因为与官员的利益不太相关,而失去了主观上的积极性,动辄以“制度”、“手续繁杂”作推诿能不建的就不建,能拖就拖。这种分裂,是对某些制度被执行情况的嘲讽,也昭示出某些更高层面的制度亟待优化。因为,一项制度如果不能被严格的执行反被当作推诿借口,其存在价值就存疑。

事发后,兰考一位副县长承诺,2013年将全力建好社会福利中心这一民心工程。其实,早就出现遗弃婴儿无人收养现象的兰考,迟来的福利院已经不能被高调标榜。确保鳏寡孤独有所养,只是现代政府必须履行的基本公共职责之一。而所谓好的制度,就是能够督促地方官员以最大的能动性去履行自己的责任,一切的政府行为都运行在可被监督与向民众负责的轨道之中,追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并让每位公众在政府的行为和具体的财政支出结构中,看到政府与官员的诚意。(长江商报 朱昌俊)

山西职业装设计

辽阳职业装定做

河北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