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轮科创涉嫌侵占集体资产业绩存变脸风险

发布时间:2020-03-03 11:19:01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中国网6月13日讯 证监会今日将召开发审委工作会议,审核金轮科创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金轮科创此次拟发行345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13800万股,拟于深交所上市。自预披露以来,金轮科创就一直备受关注,中国网记者梳理发现,金轮科创此次IPO之路并不平坦,多项问题受到质疑,即使成功上市,未来也面临巨大的行业风险。

涉嫌侵占集体资产:原始股东销声匿迹 165万换得千万资产

金轮科创主营业务是纺织梳理器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前身是1989年成立的南通市金属针布厂。招股书显示,1993年,南通市金属针布厂联合南通金轮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海门县木工机械厂、海门县国强汽修厂、青岛纺机厂海门分厂等4家企业共同组建了南通金轮企业集团公司,经济性质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金为人民币402.8万元。但是这五家公司的持股和出资情况等关键信息,招股书里并没有提及。在1996年南通金轮企业集团公司改制为股份合作制公司的时候,也没有提到这五家法人股东。原始股东们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除了股东们的离奇消失,金轮科创还涉嫌低价转让集体资产。1996年南通金轮企业集团改制时,经评估的净资产为1001.50万元。之后经过系列调整,比如房屋、土地使用权、电力设施等资产全部以先剥离后出租给改制后企业使用的方式,金轮科创千万资产被两名内部员工以165万元的价格买走。而捡了个大便宜的两名内部员工,一个叫陆挺,是现在拟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另一个叫白勇斌,是目前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根据招股书显示,陆挺在1993年-2000年间,历任在南通金轮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而白勇斌先后也担任过南通金轮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和副董事长。身为集体资产的主要负责人,将集体资产以低于常理的价格卖给自己,很显然,陆挺、白勇斌涉嫌侵占集体资产。

业务收入存风险:客户以货抵债 成本大于收入

金轮科创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客户棉纱冲抵货款的金额分别占当年销售额的9.21%、3.71%、3.49%。前十大客户抵债金额占各年抵债金额比例分别为31.91%、48.64%、43.49%。 对此公司的解释是,棉纱抵债交易的主要原因是,我国具备一定规模的针布制造企业约有30多家,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市场,市场竞争较为激烈,为了争取市场,各供应商不得不被动接受纺织企业的交易习惯。另外受公司信用管理制度制约,这也成为销售员针对特定客户群的一项销售手段。

金轮科创在棉纱销售时为及时变现,一般将棉纱以略低于市场价格进行出售,从而造成损失。例如,在报告期三年内,公司棉纱销售成本明显大于收入,造成销售棉纱损失分别为301.19万元、118.83万元和145.84万元,损失比例分别为9.98%、9.86%和11.29%。

盲目扩张或致命:行业景气影响巨大 产能预测乐观过度

2008年至2010年,全球的纤维加工量处于逐年增长的趋势,纺织梳理器材行业规模也在扩大。这一状况刚好与金轮科创的收入和利润增长时期相一致。但是2008年至2010年恰恰是世界经济从金融危机中恢复的三年,一旦经济增长趋势出现停滞或倒退,那么纺织行业的景气度或将出现逆转。

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12年前4月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688.2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685亿美元比较,几乎没有增长。有机构认为,2012年随着出口产品价格下降以及低档产品订单的外移,2012年纺织行业出口不容乐观。纺织行业的不景气,也从国内的棉花价格可见一斑。根据郑州期货交易所的数据,棉花期货从年初的19800元/吨跌至6月初的17775元/吨,跌幅也超过了10%。

根据招股书显示,金轮科创此次拟募投建设4,000吨金属针布、10,000套盖板针布、25,000条带条针布及 50,000根固定盖板针布建设。一旦上述项目达产,公司主要产品金属针布和弹性盖板针布新增产能分别较2011年销量增加45.18%和27.84%。很显然,这一建立在2008-2010行业景气基础上产能预测并不合理。

而一旦市场环境恶劣,公司营业收入将受致命影响,别说扩张产能,即使现有的产能都可能面临过剩风险。若金轮科创成功上市,众多持股的中小投资者或将为此埋单。

北京脱毛美容多少钱

美白美容中心

北京最好的面部美容中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