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内首个危险废弃物处理基地采访札记知心

发布时间:2019-10-13 19:34:48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国内首个危险废弃物处理基地采访札记

奥运会圆满落幕,总算让北京红树林环保有限公司长舒了一口气。不光是因为一旦发生环境突发事件,总跑不了红树林担纲应急救援;更让人捏着一把汗的是红树林汇聚了京城四面八方的危险废弃物,天天犹如坐在火山口上,而这里距天安门的直线距离只有60千米。 这个在安全、环保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守望着首都碧水蓝天,颇显传奇;它拥有先进的危险废弃物处理技术,甚至承担着销毁成批成吨海洛因、化学武器的重任,更令人称奇。当记者日前走进红树林这片神奇的土地,这种神秘感更加强烈。 破解危险废弃物处理世界难题 危险废弃物处理是世界一大难题。目前各国广泛采用焚烧处理废弃物的方法,但如果技术水平不高,就会因焚烧不完全,导致二口恶英、甲烷等有害气体排出,发生中毒事故。其核心技术一直垄断在少数国家手中,其中最为关键的是预处理技术。 北京市环保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市每年危险废弃物产生量约14万吨,均摊到每位市民,则接近10千克。上世纪90年代末,红树林就开始对预处理技术攻关,建成了国内第一条自主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危险废弃物预处理生产线,年处理能力达到8万~10万吨。该装置最大的特点是焚烧炉温高达1450℃,气体最高温度超过1750℃,焚烧时间可达4分钟,即使化学稳定性很强的有机物也能完全分解。而且焚烧空间大,可根据不同的危险废料在预处理阶段实施不同的温控,破解了危险废弃物处理效率不高的难题。 经过多年不断的技术改造与完善,目前该公司已形成浆渣制备、废液处理、污泥搅拌、焚烧残渣处理、废酸直接焚烧、酸碱中和处理、替代燃料制备、乳化液处置等九大处理系统,可处理危险废弃物的种类已基本涵盖今年8月公布的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列的废酸碱、化学试剂、有机溶剂、矿物油、涂料染料、有机树脂等47类中的34类,成为国内首个、也是目前危险废弃物综合处理能力最大的基地,不仅可处理各种固体废弃物,还可处理可燃、易挥发、具有一定热值的有机化工废液,以及不可燃、热值低的无机化工废液。同时,系统将具有热值的废塑料、橡胶、化纤等高聚物和漆渣等破碎成替代燃料,在预燃炉每吨可节煤0.5吨。 成熟和“通吃”的危险废弃物处置技术,打造了红树林的名片,一些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业务也纷纷找上门来。据介绍,公安部门收缴的成批成吨海洛因在这里付之一炬;北京军区从山西武装押送进京的生化武器也在这里焚毁。此外,他们参与并成功处理了多起危化品应急事故。如临近奥运会开幕时,一家企业的50吨反应釜被当作废铁收购,当北京市区某废品收购站切割处理时发现,这个被遗弃多年的反应釜内还存有3吨多甲醛,气体外泄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这一事件惊动了北京市领导,旋即调派红树林人员前往处理。经过他们及时有效处置,避免了一场严重事故。 编织危险废弃物市场营销网络 近年来,安全环保需求持续升温,危险废弃物处理业务日趋活跃。1999年与红树林有业务往来的厂家不足300户,而今业务量已扩大到了1000多家,涵盖了石油和化工、医药、卫生、电子、汽车等几大产业,去年处理废弃物3.6万吨,预计今年可达到5万吨左右。 即便这样,红树林目前8万~10万吨的危险废弃物年处理能力仍然吃不饱。尤其是近年来国家出台相关法律,严禁危险废弃物异地和跨省区转移,这让红树林享誉全国的危险废弃物市场开拓战略,陷入划地为牢的僵局。 国家环境保护公告显示,2007年我国危险废弃物产生量为1079万吨。面对这样一块诱人的大蛋糕,红树林怎能轻言放弃?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虽然目前北京危险废弃物排放量不会增加,外埠资源又不能进京,但红树林的技术可向京外辐射。他们干脆在外省区建立生产线,提供技术与设计方案,把废弃物就地“消灭”。目前,江苏和东北地区的项目建设已经悄然启动。 唤醒企业社会责任意识 处置危险废弃物天天要冒着随时可能爆炸、中毒的巨大风险,而且这一高危职业并没有相应的高回报。红树林将近10年的风雨之路,完全靠的是“社会责任”的信念支撑,才走到了今天。 “追求利润最大化和承担社会责任都是企业的行为。作为危险废弃物的处理企业,我们把社会责任摆在了经济效益的前面。但是没有利益,企业也很难持续运行下去。”红树林公司副总经理任立明很坦诚地说。 红树林业务部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销毁毒品海洛因、化武产品等是无法按常规计算处置成本的,参与政府组织的处置危险品应急救援也都是公益事业。而红树林替企业处置危险废弃物,一些企业又不情愿掏腰包。 红树林把目前存在危险废弃物排放的企业分为三类:一类是跨国外企,危险废弃物处理积极主动,但存在着被国内同行同化的危机。第二类是国企,危险废弃物处置有很大的开发潜力,但最大的掣肘还是环保资金来源。第三类是个体经营者,偷排放,私掩埋,暗转移,昧着良心赚黑钱。任立明表示,从根本解决危险废弃物处理难的问题,最终还在于企业应自觉履行社会责任,国家应对偷排、瞒报行为施重典,这样才能确保北京的安保环境。

土豆丝炒肉的做法

五花大绑美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