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木偶人4月下追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6:07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我绕着大槐树走了一圈,终于在大槐树后面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木偶人,我拾起那个木偶仔细打量,雕刻的是一个身穿校服的男孩,脸部五官和王刚一模一样,只是表情异常呆滞,冰冷。不用说,这个木偶代表的就是王刚了。木偶的脖子上系着一根草绳,预示着王刚的死亡方式。

不远处,一群人呼啦啦的跑进树林子,是胖虎带着村里人来到了,我来不及多想,把木偶人藏在身后。村里人七手八脚的把王刚的尸体从树上解下来,救醒了王刚妈,王刚妈趴在王刚的身体上哭的死去活来,几度昏厥,周遭的人看的心里直发酸,纷纷帮忙把他们母子二人弄回家料理后事了,王刚的爸爸在外地打工,如果知道这件事,丧子之痛会把他击垮。等众人都离开了树林,我拉着胖虎留了下来,掏出身后的木偶人给他一看,胖虎顿时脸都绿了,“又出现了一个木偶,先是李强淹死的池塘有了和他一模一样的木偶,现在王刚上吊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和王刚一模一样的木偶,每出现一个木偶,就会死一个人,天呐!会不会也有两个和咱们两个一模一样的木偶呀!难道咱们也会……”胖虎没有说下去,我看到他的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冷汗,他正惊恐的盯着我看,“你说的,正是我想的,事到如今咱们躲也躲不过去,我不相信木生会向我们索命,咱们没有对不起他,所以以后咱俩都不要单独行动,发现异常一定要先商量对策,静观其变吧!”我沉声说,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办法。我们把那个木偶人烧了,算是给王刚陪葬了。

两个月之内,村里连连死了三个孩子,而且还是要好的朋友,一时间村里流言四起,说我们几个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厉鬼要向我们几个索命,很多人家都不让孩子跟我和胖虎接触,说是会沾染我们身上的晦气,我和胖虎不想为自己争辩什么,只要我们找到背后搞鬼的人,谣言自会不攻自破。

该来的始终会来,一天傍晚,胖虎急匆匆的跑到我家,一脸惊恐的对我说:“浩南,刚才我在我家门口碰到一个人,那个人和我一模一样,但是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四肢僵硬,像个机器人。”“他朝哪里去了?”一听胖虎这么说,我的心里疑窦丛生,因为王刚在死之前也和一个身形和他十分相似的人说过话。“我看那个家伙朝村外乱坟岗方向去了,咋办,叫人么?”胖虎没了注意。“叫人你怎么跟人说?说你看见另一个你往乱坟岗去了?谁信呐!”我心一横说:“咱们跟上去,一定要把那个装神弄鬼的东西就出来!”“你开玩笑吧!大半夜的往乱坟岗跑,你不怕鬼呀!”胖虎吓得直摇头,肥胖的身子直往墙角缩。“如果不搞清楚真相,我们就变成鬼了,你难道想和李强,王刚一样的下场么?”我愤愤道。胖虎犹豫了一会儿,紧缩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了,眼神开始变得坚定起来。“娘的,管他是什么东西,他如果是老虎,那俺就是打虎的武二爷,揍他个龟孙子!”胖虎这番话说的豪气冲天,要在平时,我一定会嘲笑他。但是我今天笑不出来,不成功,便成仁,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都想的什么。

我拿了家里劈柴的砍刀,又给胖虎找了根粗大的木棍,趁着夜色朝乱坟岗摸去。

夜晚的乱坟岗真是骇人,荒凉土岗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坟冢,在银白的月光下,乱坟岗上树影婆娑,坟冢的阴影中仿佛隐藏着幽怨的恶灵,一阵阵寒气袭来,竟冻的我浑身发抖,扭头一看胖虎也在打哆嗦,“你怕了?”我问。“我不怕,我怎么会怕?”胖虎低声说道,由于他背对着月光,我看不清他的脸。也许他此刻正一脸恐惧的模样呢?

我和胖虎一个坟头一个坟头的找,也许那个和胖虎一模一样的人此刻正藏在某一个坟包的阴影里呢!

“胖虎,你说那个家伙是人是鬼?”我头也不回对身后的胖虎说。“他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不过你已经不需要知道这些了。”胖虎的语气突然变得低沉有力,仿佛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我心里陡然一惊,感觉周遭的气温瞬间跌破零度,如坠冰窟。更可怕的是,我分明看见月光下地上胖虎的影子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木棒,糟糕,我上当了,这家伙不是胖虎,我不由多想,撒腿就往前跑,后面的胖虎发现自己的偷袭落了空,也对我紧追不舍,咯吱,咯吱,身后的胖虎在高速奔跑过程中浑身关节吱呀作响,像极了一架多年没有运作的老旧机器,不过他跑的很快,肥胖的身躯丝毫没有阻碍他的速度!

他的影子已经率先赶上我的步伐,我慌不择路,在坟丘之间没命的狂奔,突然,脚下被一个人东西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啃屎。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膝盖,发现绊我的东西竟是一个人,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谁,是胖虎,他的脑袋被砸了个大窟窿,脑壳里黑乎乎的东西流了一地,平时胖嘟嘟的脸已经僵硬,双眼翻白,嘴巴张得老大,我不忍再看下去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我该怎么办?我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沙沙,沙沙,是荒草被踩翻的声音,咯吱,咯吱,那恐怖的关节摩擦发出的声音由远及近,“哼哼!”我已经听到了魔鬼在我身后发出的冷笑,月影下,一个黑影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木棒,像一个刽子手处决一个已经软成一摊泥的囚犯。突然眼前白光晃动,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原来是我手中的劈柴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对呀!我还有劈柴刀,怕个鸟啊!我意识到自己因为惊吓过度,竟忘了反击,打定注意,不等身后那家伙出手,我迅速往后一滚,挥刀砍断了那家伙的一条腿。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那家伙没有惨叫,也没有溅我一脸血,而是闷声倒地,在地上挣扎的坐了起来,这个假胖虎虽然和胖虎长的一模一样,但是神情呆滞,毫无生气,他的脸上没有愤怒,没有恐惧,没有任何表情。“杀了我吧!我已经完成任务,会有人收拾你的,你一定会死!”那家伙冷笑道,“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们!”我怒吼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哼!”那家伙只冷笑一声,闭上了眼睛,我怒火中烧,报仇,我要报仇,愤怒到极点的我,想起了武侠电影里的侠客,想起了惨死的几位伙伴,“我要杀了你!”手起刀落,那家伙的脑袋被我削了下来,几粒木屑飞到我的脸上,原来这家伙是木头做的,一股白烟升起,烟雾散去,地上只剩下一个半尺来长没有头,断了一条腿的木偶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