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假种子泛滥监管推卸责任致索赔无门农户血汗钱打水漂香线柱兰

发布时间:2020-10-19 03:28:32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假种子泛滥监管推卸责任致索赔无门农户血汗钱打水漂

农业部发文整治制假售假,专家表示保护农民利益还需多方联手

种植户花百万血汗钱买的居然是假种子,虽然相关涉案人员已被缉拿,但损失惨重的种植户却迟迟得不到赔偿结果。一桩事实清楚,责任者明确的假种子案件为何久拖不决?非法种子的背后,映射出怎样的混乱和无奈?北方春耕在即,《经济参考报》记者深入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正蓝旗等地,还原这起恶劣坑农事件的真相。

假种泛滥损失巨大

“秋后一算账,合作社起码赔了120多万。”刘德明懊恼地说,“许多农户借款、贷款跟我搞起了合作社,出现这样的情况,咋跟乡亲们交代?”

“卖假种子的奸商可坑死人了!”记者在多伦县大北沟镇白音坤兑村见到刘德明时,这位农业合作社的负责人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春耕生产犯愁,“出事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你说啥时候能给个说法呢?”他皱着眉,眼中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刘德明的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3年底,入股的社员基本都是本乡本土的乡亲。合作社成立前的那几年,当地胡萝卜卖“疯”了,一亩地的产值最高时甚至可达1.2万元。

“农民们啥时候见过这阵势呀?这收入可比种一般作物高多了。”刘德明说,看到人家种胡萝卜发了财,乡亲们也跟着动了心。于是他带领大家出钱、出地、出人张罗起了这个合作社。为了防范风险,合作社与内蒙古正蓝旗金丰蔬菜有限责任公司建立起合作关系,由该公司统一提供种子、化肥等农资,上秋后统一销售。

2014年开春,金丰公司将采购回的“红誉6号”种子发到了农民手中,按照该公司农业技术人员的说法,亩产万斤不是问题。

然而在地里摸爬滚打了一夏天后,村民们却惊愕地发现,合作社种出的胡萝卜与其他农户地里产的不太一样。“我们种出的根本不像胡萝卜,个头和形状更像是大白萝卜。”村民卢金义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这些胡萝卜不仅外观难看,产量也远远低于其他农户的土地。

此时,金丰蔬菜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发现,栽种这批种子的1625亩土地均出现了白音坤兑村的情况。“这些种子花了106万元,土地成本投入总计700多万元,累计经济损失上千万。”金丰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光说。

层层转手非法倒卖

记者采访了解到,金丰蔬菜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正是胡萝卜种植及生产,公司负责人和股东均有多年胡萝卜种植经验,其产品远销内海外市场,在业内小有名气。那么,这样一家经验丰富的胡萝卜种植企业,为何会给农户送来“问题种子”呢?

“我们种植多年的‘红誉6号’此前并未出现这样的问题,除非种子是假的。”金丰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李利民说,为了弄清真相,给种植户们一个说法,2014年11月,企业向注册地内蒙古正蓝旗公安局报案。

通过DNA比对和多方调查取证,警方认定,这批种子的生产商为法国威马蔬菜种子公司,在中国的经销商为大连米可多国际种苗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同属于法国最大的种业集团——利马格兰集团。金丰公司买到的种子虽然与“红誉6号”均为同一公司生产,但成品率与产量却大有区别。

据卖给金丰公司种子的犯罪嫌疑人刘某交代,他的上家是河北永清的一个名为祁某的种子经营者,祁某的上家为黑龙江人李某,李某从哈尔滨艾利姆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拿到的这批货,而艾利姆公司的进货渠道是大连米可多国际种苗有限公司。

警方查实,经多手非法转卖后,这批种子最终以高出进货价近一倍的价格卖到了金丰公司及合作农户的手中,售价甚至高于正规渠道销售的“红誉6号”。

“根据《种子法》相关规定,以此种子冒充他种种子的行为就可以认定为销售假种子。”正蓝旗公安局经侦大队指导员孙权龙说,这是一起典型的销售假种子案件,鉴于案值数额巨大,4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刑拘,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状态。

孙权龙表示,按照我国相关规定,市面上出售的种子,必须具有中文标识,而刘某等人销售的这批货,外包装上没有任何汉字,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市面上。

“种子罐上威马公司的商标大家都认得,剩下的外国字根本看不懂是什么。”李利民表示,由于“红誉6号”种子比较抢手,当时想通过正规渠道在当地购买已几无可能,心急之下才上了当。“农民再没文化,也认识些汉字,如果厂家贴了中文标签,我们压根不会让这些种子下地,哪会出现这么大的损失。”他说。

太原公立牛皮癣医院

治早泄医院哪家好

洛阳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