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中盘点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9:41 阅读: 来源:领花厂家

2013年上半年,世界经济承接上一年整体放缓的走势,继续在调整中艰难复苏,各主要经济体增长不平衡格局未发生根本变化,金融市场跌宕起伏。债务财政顽疾未解、经济结构调整滞后、美国超宽松货币政策预期退出等三大风险挑战着国际社会的协调与应对。

根据已公布的最新数据,今年上半年主要经济体整体增长乏力。从区域上看,发达经济体“美强欧弱”现象依然存在。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幅经修正后为1.8%,第二季度预计略微加快。尽管增速不尽如人意,但一些关键经济指标,如失业率、新房开工和旧房销售、消费者信心等持续复苏,显示实体经济呈企稳之势。从2007年房地产泡沫破裂迄今,美国经济调整已达六年。有经济学家认为,依照经济周期的历史经验,美国经济调整已基本到位,复苏动能有望逐步增强。

相比之下,欧洲国家仍远未走出债务危机阴影,欧元区内部增长失衡加剧,一季度经济环比萎缩0.2%,已是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德国竞争力进一步突出,而一些边缘国家如希腊、塞浦路斯、西班牙、葡萄牙等积重难返,法国、意大利等所谓核心国家也受到牵连,濒于再度衰退。日本在“安倍经济学”刺激下,上半年增长动力有所增强,但可持续性备受质疑。受外需下降以及国内经济调整影响,一些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步伐放缓。除中国继续保持速度亮点和增长引擎的地位之外,巴西、印度、俄罗斯等国今年的经济走势不容乐观。

随着新的不确定与不稳定因素出现,世界经济面临新旧交织的挑战。

首先,绵延难消的债务与财政风险。在发达国家债务难题并未得到很好化解的情况下,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债务问题已经拉响警报。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2013年上半年国际舆论对债务问题的讨论发生转向。今年4月份,哈佛大学两位债务问题学术权威莱因哈特与罗格夫广受引用的高债务阻碍经济增长的理论受到批驳,一时成为国际学界热点。该事件之后,国际舆论对债务问题的讨论明显减少。一些经济评论员认为,债务问题风向的变化说明,一些国家扭转不了现实,就扭转舆论。然而,正如莱因哈特所言,“高债无忧论”令人担忧,到头来可能埋下未来危机的种子。

其次,金融危机后结构调整缓慢的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国采取了多轮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如今,宏观经济政策已捉襟见肘。分析人士认为,新的增长动力更多应来自深化的经济结构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呼吁主要经济体加强结构改革。然而,现实情况是,结构改革往往面临“长痛”与“短痛”的选择,许多国家改革面临重重阻力,步履维艰。

第三,“货币盛宴”预期逐步终结的风险。6月19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首次明确表示了在预设前提情况下退出第三轮量化宽松(QE3)的时间表。这一前提的主要指标是失业率降至7%以下。美联储表态之后,国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美元走高,股市大跌,全球资金走向备受关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最近也经历了类似危机的情形。美国知名经济学家马克•托克在博客中称,随着美国经济形势进一步变化,美联储的动向成为下半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此外,在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上半年,全球治理和区域一体化有亮点但进展缓慢。一些国家和地区继续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争端频繁,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案就是一例。

展望下半年,世界经济增长动力依然不足,全球范围高债务、高失业的中长期中低速增长“新常态”没有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全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约为3.6%。这一增速有可能还会下调。在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仍多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加强协调合作,提振市场信心,把继续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作为共同目标就显得尤其重要。(新华社/记者刘丽娜)

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担忧加剧 期待结构性转变

总部设在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16日最新发布的《亚洲发展展望补充》报告称,由于欧美发达经济体需求疲软,再加上中国经济增幅放缓,该行下调了今明两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预期。

亚行在这份《亚洲发展展望报告》中,将45个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先前的6.6%下调至6.3%,并将其明年的增长预期从6.7%下调到6.4%。

亚开行认为中国国内消费是中国经济的一大亮点,尤其是工资持续增长的同时,消费信心维持高位和零售额加速增长,但是人民币走强不利于外部需求,且国内消费走软也压抑进口,因此对中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7.7%和7.5%。这也是该行下调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增长预期的重要原因。

报告同时指出,由于南亚第一大经济体印度在推进经济领域改革方面进展缓慢,再加上其工业生产疲软,该行将今年印度的经济增长预期从6%下调至5.8%,但维持明年印度经济增长6.5%的预期不变。

亚行最后在报告中说,因为石油价格下降和食品价格相对稳定,该行预计今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胀率将降至3.5%。(新华08网/记者 高飞,证券时报/记者 徐欢)

6月20日开幕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与会者认为当前新兴经济体发展环境面临一些新变化,各国应积极应对,增加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规避发展中的外部风险。

参加论坛的专家们表示,国际资本撤离新兴经济体将增添这些市场的金融系统性风险,也加剧这些经济体经济波动风险。俄联邦政府金融大学教授希尔金认为,对于经济增长依赖出口的国家,如果外部需求减弱令该国出口受阻,使其经济增速放缓、结构性问题显露,那么热钱会更加迅速地从这些市场撤离,导致这些经济体资产泡沫破裂,引发严重后果。

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要想克服当前经济发展困难,长期保持经济活力的办法只有不断推动经济转型,依靠内生发展动力实现经济增长。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托马斯•迈尔认为,比刺激政策更重要的是加强以前被忽略的经济部门的发展,新兴经济体需要新的、高效的发展模式。(新华08网/记者刘怡然 鲁金博 岳连国)

鞍山定制工作服

密山定制工服

朔州订做西装

鹤壁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